• <menu id="4e2a6"><strong id="4e2a6"></strong></menu>
  • 青海分社正文
    中國新聞網-青海新聞
    搜 索
    男人桶进校花下部猛进猛出
  • <menu id="4e2a6"><strong id="4e2a6"></strong></menu>
  • 新聞熱線:0971-6263111 投稿信箱:cns0971@163.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企業

    裁定!五糧液輸,天佑德“八大作坊”商標合規、有效!

    2022年08月05日 17:20
    來源:天佑德青稞酒公司

      【推廣】

      商標是市場中的通行證,是企業品牌文化的精髓,對商標的保護其實就是對企業信譽、企業形象的保護。因此,對商標的競爭和保護成為企業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近日,一則關于白酒行業的商標爭議引發熱議。四川省宜賓五糧液集團有限公司(下文簡稱五糧液公司)對青;ブ煊拥虑囡乒煞萦邢薰(下文簡稱天佑德青稞酒公司)提出“八大作坊”商標無效宣告申請。經過國家知識產權局評審,裁定五糧液公司上述請求無效,因此裁定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八大作坊”商標合規、有效。

    圖為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八大作坊”商標。 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供圖
    圖為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八大作坊”商標。 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供圖

      風起何處?

      2021年7月6日,五糧液公司提出“八大作坊”商標無效宣告請求,國家知識產權局予以受理。

      五糧液公司認為,“八大作坊”在白酒行業具有特定含義,用來指代被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的八處中國白酒老作坊,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八大作坊”商標注冊易導致相關公眾對商品的質量和產品等特點產生誤認。爭議商標的注冊和使用會損害不特定市場主體的合法權益,擾亂正常的市場經濟秩序,因此請求裁定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八大作坊”商標無效。

      隨后,天佑德青稞酒公司提供了相關檔案、證書、報告等多項材料進行答辯,并表示爭議商標與系列引證商標未構成使用在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其次,爭議商標的使用時間遠早于“中國白酒老作坊”被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的時間;其三,“八大作坊”經使用已與其形成一一對應關系。

      案件經審理查明,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在2017年10月18日提出“八大作坊”商標注冊申請,2019年4月13日初步審定,最后在2020年10月21日進行注冊公告。而五糧液公司在本次案件中證據不足,國家知識產權局不予支持。

      2022年5月21日,國家知識產權局經審定裁決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八大作坊”商標合規、有效。因此“八大作坊”將繼續作為天佑德青稞酒公司的商標。

    圖為天佑德青稞酒系列產品之一“4A八大作坊”。 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供圖
    圖為天佑德青稞酒系列產品之一“4A八大作坊”。 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供圖

      互助威遠鎮地區的“八大作坊”

      據了解,該評審案件中涉及的“八大作坊”是指青海省互助縣威遠鎮地區的天佑德、永慶和、世義德等八家燒酒作坊,俗稱“八大作坊”,其中最有名、規模最大的就是天佑德酒作坊。

      明清以后互助威遠鎮一帶商業基礎繁茂,支撐起了八大作坊這樣成規模的酒業。據文獻記載,1949年,互助地區白酒產量為20多萬公斤,橫向比較一下,這是個驚人的數據。

      史料記載,1948年,山西汾陽杏花村汾酒生產因戰亂已經停頓。汾陽解放后,黨組織派人組織恢復生產,專門撥糧,1948年9月恢復到日產250公斤的能力。

      1950年2月,茅臺鎮獲得解放,但當地的酒坊已經停產很長時間,仁懷縣人民政府任命隨軍隊南下的干部張興忠為新組建的茅臺酒廠廠長,領導恢復生產。當時固定資產只有一間不足4000平方米的木結構廠房,全部生產設備為灶5眼,酒窖41個,蒸甑5套,石磨11具,騾馬35頭。當年酒廠恢復生產后,全年產酒量僅6800斤。1952年,酒廠先后收購、接管了榮和燒坊和恒興燒坊,當年的產酒量為7.5萬公斤。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1949年互助威遠鎮白酒的產量要高于同時期杏花村和1952年茅臺鎮的白酒產量,甚至比二者之和都要高。

      后來,互助土族自治縣人民政府在天佑德等八大作坊基礎上組建了國營互助酒廠,對天佑德(互助酒廠舊址)的古井、舊作坊、發酵池、酒海(儲酒器)和生產工具進行了保護和利用。

      文物本體表現出互助縣悠久的釀酒歷史與古老釀造工藝,當地的青稞酒更是高原地理氣候與蒙、藏、土族的民族文化的智慧結晶。

      八大作坊是對當地釀酒歷史文化的傳承和對古老釀酒技藝的延續。青海青稞酒傳統釀造技藝融合了青藏高原和中原地區千百年的釀酒智慧,既充分發揮了青稞的營養優勢,又結合了當地的自然環境,實現自然之釀,而傳承600年無斷代古法釀造,也見證了世代天佑德人的匠心傳承。

      青海青稞酒傳統釀造技藝也于2021年5月24日入選《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成為青海省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11項傳統技藝之一。

      顯然,“八大作坊”之于青海釀酒產業具有重要意義,商標背后也體現著歷史的進程。

    圖為國家知識產權局關于本案裁定書節選。 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供圖
    圖為國家知識產權局關于本案裁定書節選。 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供圖

      “商標保衛戰”的背后

      事實上,該評審案件也體現了一場全國化品牌與本土品牌的博弈。本土品牌扎根于當地,一方面,借助地域概念,深入本地消費者濃厚的地域情結;另一方面,區域品牌在市場精耕方面,能夠做到精細化管理,充分發揮當地各類渠道的先天優勢。全國化品牌則以強大的品牌力和規模做支撐,往往具備知名度高、資本雄厚、且覆蓋能力強的特點,具有很強的市場侵略能力。

      “五糧液”作為一個全國性品牌與“天佑德”之間也存在一種針對西北地區的市場競爭關系。此次關于“八大作坊”的商標評審案件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五糧液公司與地方酒企競技,進而贏得更廣泛的市場所采取的行動。

      無獨有偶,據相關資料顯示,多年來“五糧液”為了商標維權,打了上百個官司,多個案件甚至打到了最高法院。期間“五糧液”還曾將國家知識產權局、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等告上法庭,要求將已注冊的涉嫌蹭其名牌的商標予以撤銷。

      2011年7月,“五糧液”起訴“七糧液”商標侵權案勝訴;2019年“五糧液”起訴“九糧液”的商標侵權案經過長達六年的審理最終勝訴,判處濱河集團賠償五糧液集團損失900萬元;2009年9月,廣州天源實業公司與“五糧液”關于“五羊液”酒類商標糾紛案中,“五糧液”所提異議理由被駁回;“五糧液”與河北大午酒業有限公司的商標糾紛訴訟也曾引起轟動,“五糧液”在一審、二審勝訴后,卻在終審敗訴;

      回顧“五糧液”的一系列“商標保衛戰”,其針對“蹭熱度”“傍名牌”等有可能侵犯企業知識產權的行為予以打擊的力度與態度一直堅決,畢竟,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知識產權,特別是品牌背后的文化屬性和社會附加值都是巨大的無形資產,品牌資產也是企業重要的財富。

      此次案件中,“八大作坊”的商標就是天佑德青稞酒企業文化的象征,也是其產品的獨特標簽。此類品牌對于白酒品牌的多樣性和獨特性有著重要意義,名酒品牌與此類地方性品牌的競合發展才更能夠促進酒業各美其美、共同繁榮。(完)

    編輯:甘曉玲